凌吾资源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每日一看 > 详情
《我,喜欢你》导演:赵露思是小周迅,林雨申把握角色很精准
分类:每日一看 时间:2020-10-10 围观:11

采访、撰文/庭芜

《我和我的家乡》首映那一天,邓超趁着路演偷偷来看一位导演。

“有戏找我,我有档期。”

这个被邓超“邀约”的人,就是最近热播剧《我,喜欢你》的导演陈畅

谁都没想到,一个改编自蓝白色小说《终于等到你》(也是电影《喜欢你》原著),讲述霸道总裁爱上厨子的甜宠剧,连续霸占微博热搜十多天。

前几天超前点播大结局,《我,喜欢你》评分锁定7.1,播放量近10亿。

更没想到,《我,喜欢你》是陈畅执导的第一部甜宠剧。而此前,他是开心麻花和话剧《分手大师》的导演。更早的时候,他还是舞蹈演员和一名房地产销售。

第一导演最喜欢的事,就是为大家挖掘这样行业外的人很难察觉,但却在行业里有一点传说的导演。

而且,特别健谈。

他谈戏剧理论,每晚拍戏时带着“智囊团”过第二天的本子。

他不吝赞美,称赞合作演员赵露思是“小周迅”,更透露没有比同公司的邓超和俞白眉“更执着的人”。

洋洋洒洒,一泻千里。

“我从没跟别人聊过这么多,估计够写一本传记了。”

新晋爆款剧导演陈畅的干货和心里话,都在下面了!

导演陈畅

01.看到前面的剧本我觉得不太对劲儿,蹲在咖啡厅半个月憋出12集

《我,喜欢你》超前点播已经大结局了,我挺开心的。

最初接下这部剧的原因很简单。

制片人张娜找我的时候说,这个本子挺有趣的,你看看。我拿过来一看,觉得台词方面还蛮好玩的,再加上我很喜欢电影《喜欢你》,所以当时就决定了。

但看到前面的剧本的时候,我觉得不太对劲儿。

男女主人公的感情线跟我想象的不一样,三观也有不同之处。于是我说我们得再找新的编剧团队再改一遍。于是我们几个人,在一个咖啡厅里深深地坐了半个月,硬是憋出了12集。

我不像一个产品经理一样,先征集观众的意见,再定制化推出一些作品。

之前我做过话剧导演,习惯不断根据现场操作调整内容,加上自己也比较喜欢参与剧本创作,所以当这个剧本出现人物关系上的问题时,我就觉得必须在有限框架里放入一些新鲜的东西。

譬如男女主人公之间的关系。

我当时跟编剧说,路晋(林雨申 饰)和顾胜男(赵露思 饰)的关系其实就像猫和老鼠。谁是猫,不知道;谁是老鼠,也不清楚,要呈现出来的就是互为猫鼠。

路晋和顾胜男

路晋看似是霸总,但总遇倒霉事儿,常有难堪的时候;而顾胜男看似是一个小女孩,却常常有很硬气的时候。而当观众习惯了这样设定的时候,又会发生改变。大家觉得顾胜男能搞定路晋,但她毕竟也有自己柔软的地方,这时候路晋就必须站出来。

那场路晋在饭局上帮顾胜男说话的戏,有观众说看着真过瘾。

因为他不常站出来,所以站出来那一刻,才难能可贵。站出来的那一刻,就会更新鲜,更有劲儿。

剧中的美食拍摄,我们找的《日食记》团队。

我曾经拍过美食这样的题材,觉得太难了,费时费力。你要拍好那道菜,就必须热着上,热着上就得等;然后你还得拍特写,又得等;拍的时候还得装饰一下,也不能就像家常菜那样囫囵过去。

所以我说我们得找专业团队。

《日食记》

我看过《日食记》的视频,有烟火气,有生活气息。你想路晋本身这么一个霸总,还找一个五星级酒店的大厨拍出神仙食物,那这个剧怎么接地气?就得拍一些让观众有食欲的,比如说剧中出现的花甲粉。

我觉得对我来说,改编一个本子,有几点还是挺重要的。

第一,要创新。

虽然有原著党在,但作为一个导演来说,不应先考虑第一集、第二集是不是跟原作一模一样。而是要想尽办法,最开始就让观众看到我们的诚意。即使是没看过原作的,也能“哇”地一声夸出来。

第二、即使做不到比影版好,也要有变化。

因为都改编自蓝白色的小说,免不了有观众会做对比。

但实际上,我觉得如果不能比影版好,那最起码加入一些新变化,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。就像剧里的用面粉划车、飙假韩语一样,情节上、细节上有变化、要有趣。

如果前两者都做不到,个人觉得那就老老实实遵循原著,跟着原作来。毕竟原作已经比较有影响力,如果改编不好,何必往下走呢?

导演陈畅

02.一见男主就让他剃胡子,年轻十岁!女主像周迅,非常有天赋

当初剧组选角的时候,我犯过难。

你想想,全中国小鲜肉倒是很多,但这类型的大叔不多啊。你想找一个人演中年大叔,还得不油腻,这得多难?

后来制片人张娜首先提出林雨申,我想了一下,觉得很合适。

首先我看过他曾经的一些作品,都比较喜欢。其次他人长得帅,符合原作中路晋的形象。最重要的是,他曝光度相对较少,比较低调,也没有给人既定印象。

林雨申

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,他是留着胡子的。我说得看一眼你没留胡子的样子,然后他就刮掉了,我一看,嗬,年轻十岁!

但问题也来了,原作中路晋的感觉没有了。

当时我们就路晋是否留胡子的问题讨论了很久,各种投票。因为毕竟你演一个霸道总裁的形象,也是比较容易套路化的角色,万一留胡子让观众觉得“油腻”,那这几乎就像一个标签一样,牢牢贴在你身上了。

所以我们就下足了功夫,稍微感到有问题的地方,就及时调整。

譬如说网上调侃的路晋“半永久西服”,就说他一直穿着西装,哪怕落水都不脱。其实这是路晋的人设决定的,但我跟林雨申说你一定得哭,即使不脱西服,但眼角得渗出点泪花来。

你是人,不是神。

哪怕再强的人,遇到了压力和挫折肯定也会流露自己的真实情感。否则的话,观众看到的就不是一个真实的东西,这个霸总的形象跟以往的套路化也就没有区别。

所以网上现在有关路晋的评论,大多都是在说这个霸总形象特别可爱,接地气,且让人觉得很舒服,这也跟演员演技息息相关。

因为林雨申几乎是个不出偏差的演员

什么叫不出偏差?

就是他把握角色时,会非常精准地剖析角色每个特征,哪怕再小的细节。现场没他的戏时,他也不会离开。我说你去休息,他说我要再感受一下,把这个人物吃透。

最让我感动的就是,当时我们冬天拍戏,他一直穿着薄的西服,还一直在冷风里站着。我说你进屋待会儿,他说不行,我一进去就出不来了,里面太暖和太安逸

他就是这样对自己负责的出色演员。

赵露思非常非常有天赋。

拍戏时我形容她,真的就是小周迅

赵露思

首先她21岁,跟角色年龄一致,各方面都相当符合。再者她非常有灵性,有感悟力,虽然是非科班出身,可能经验没那么多,但这也是她的优势。

那时候我跟她讲戏,让她一定要把所有戒备心都放下来,把剧本里所有给这个角色的限制全部丢掉,然后靠自己的能力演活这个故事。比如别人演这段是笑,但你可以哭;别人是哭,但你可以笑,按照你对角色的理解来呈现就行。

可能写剧本的时候,你脑子里的形象不是她,但拍戏的时候必须根据演员特质再调。

我把这个叫作“量体裁衣”。

到拍摄中期的时候,赵露思几乎不需要我帮太多忙了。只要给她一点提示,她就能立即明白我的意思。有场她跟林雨申吵架的戏,在厨房里剁蘑菇,这也是两人关系的转折点。

以前的戏大多是林雨申来带,因为他是个非常有经验的演员。这时候我就跟赵露思说,“这场戏是女生来带的,你一定要带好这个节奏。”

“露思你要知道,这场戏拍完,即使他有再多的台词,但所有的观众都会来看你,哪怕你不说一句话。”

我就说了这么几句。

拍完这场,林雨申跑过来问我,说“你是不是偷着教她什么了”,他说这场戏节奏完全被她带跑了,所有的情感、反应都被女生带着走。那场戏后,我就对露思特别放心

我觉得你只要跟她说一句,她就能领悟到。剧集更新后,我在网站上看那场戏的弹幕,大家都在夸赞赵露思的演技,我也很为她高兴。

陈畅导演工作照

03.真正呈现给观众的时候,剧集已经改了三遍……

你问为什么这部剧“甜而不齁”,我举个例子,路晋去查到底是谁换了顾胜男的菜那段,他福尔摩斯上身,用推理“套路”余师傅说出实情。

这场戏观众都觉得挺好的,但当初剧本完全是另一种感觉。

最初这段不是这样的,但拍着拍着我就觉得不对劲,于是跟编剧商量出了一个新的版本。

现场拍的时候,林雨申又觉得不过瘾,所以我们又按照现场效果攒了一下,达到效果最好的状态才完事儿。

所以,其实真正呈现给观众的时候,剧集已经改了三遍。

第一遍按原始剧本,第二遍演员纯现场发挥,第三遍我把演员反馈和编剧重写的内容再加进去,最后才是观众现在看到的状态。

很多时候你看甜宠剧,看着看着就觉得是个套路,可能无聊就弃剧了。

但拍戏的时候不能这样,你得做出一些变化。剧本其实不太可能写出很多反套路的内容,很多时候要靠表演,靠一些现挂的东西。

拍戏的时候,我每天都做功课。

做功课的时间,常常集中在每一天拍摄前的那个晚上。每晚我都会走第二天的本子,但不是我一个人走。我会叫上智囊团,有导演组、灯光、摄影,全叫到一块儿,大家一块儿走。

非常有效果,因为都看完了剧本,在对所有角色、演员、场景都了解的情况下,会很清楚哪些点合适,哪些点要再加强。

这时候,一些新点子也就应运而生。

以前电影里常玩反转,比如说结构反转。但我这部剧恰恰没有什么大结构,不是强情节,所以我会把重心放在情节和细节上,把戏剧节奏处理好,这样也能形成勾子。

导演陈畅

我们说好的戏剧,其实是从a点到b点非常清晰的一条线,然后再在里面设置各种阻碍。但电视剧体量和电影不同,你不可能从第一集到三十集都这样做。

像偶像剧里常有很多狗血情节,不符合生活常识的桥段,你怎么让它消失?

就是注意力的转移。

像剧里路晋站在凳子上,用大衣裹着顾胜男那段。我写这段的时候,质疑的声音不少,但拍完定妆照大家一看,都有底了。

关键在于,这个情节本身就是路晋刻意撩女主,观众上帝视角都知道了这点,那这种刻意感,其实就化为了路晋身上的萌点。再通过演员的表演,把这个感觉放到最大,大家就不会觉得套路,反而注意力转移,成为了产生共鸣的一个情绪。

当观众开始跟人物共情,开始感受他(她)的喜怒哀乐时,所谓的“套路”其实就被打破了。

就像有些家长里短的剧,为什么能那么出圈?是因为他们用一种戏谑的态度、一种喜剧的方式把家长里短的东西给调侃了。它中和了很多戾气,也中和了很多套路上的东西。

所以说我其实对类型没什么研究,一直就是平常心地在学习,把每一部戏当成自己的作品来拍

我反正现在还不成功,趁这个机会多做做功课,继续做做功课。

04.考舞蹈学院前算卦是个下下签,我是特乐观的悲观主义者

我以前不是学导演的。

从舞蹈学院毕业后,当过舞蹈演员,然后去了中戏。当了两年演员后,发现太被动,老被人挑来挑去,那就去演话剧吧。演着演着话剧,又去了湖南卫视做小编导。完事又回来,做了开心麻花的导演,后来才开始做影视剧。

有人常说“哇,你这跳槽跳得够大的”。其实我根本没离开过这个圈,艺术都是相通的。

我从中戏毕业到了话剧舞台,发现,哇,在中戏学习的表演太加分了。从话剧到了影视剧,又发现话剧舞台的经验太加分了。

甚至于我之前学的舞蹈,对现在也非常有帮助。舞蹈是艺术之母,你所有的节奏、韵律,其实把握好很难,化用在影视作品里,就变成了你话语的节奏。

即使现在再让我做一些晚会的编导,我依然会感兴趣。这是你曾经征战过的地方,再回去做肯定会有不同的领悟

当然,有时候的选择也是被逼的,迈出任何一步其实都很难,都是一种挑战。

我读小学的时候,一直是全年级第一。但我妈呢,有个梦想。

我爸是唱评弹的,我妈是唱昆曲的,因为一些原因他俩专业都放弃了,当了工人,所以我妈就特想让我学艺术。当时北京舞蹈学院来苏州招生,百年难得一遇。面试其实不太顺利,但没想到没多久,通知书居然就下来了。

我家有个特别迷信的东西叫摇卦。当时我爸妈摇,说看我去北京好不好。特别奇怪,出来了个下下签。

天天说服我的爸妈都沉默了,但我就反叛啊,正好当时划片区,我没法去一个好的中学读书了,我说那就去北京。

去北舞学习时,很多不会、很多不懂的,但我也不害怕。那时候被人欺负,我气得牙痒痒的,心想第二天一定要告诉老师。

结果第二天睡了一觉醒了,想想算了,倒也不是很疼。

我是一个特别悲观的乐观主义者,有自我疗愈机制。就是会把所有事情都先想到最坏,那其实任何事就打击不到你。

就像我小时候常挨打、跪搓衣板。有一次我就对着墙跪在那,泪流满面的。

我问自己,“你现在笑的出来吗?”试了试,笑得出来。那我觉得就没事儿了,没啥过不去的。

从北舞和中戏毕业,在正式迈入影视圈前,我还做过一年的房地产销售。

那是07年的时候,我从麻花出来,带着一帮人一起干,结果干折了。我清楚地记得,那是大年初三,项目黄了,对方不给钱。我一个人坐在马路牙子上哭。

给兄弟们打完电话后,我把身上的钱也都给他们了。我心想我别瞎耽误别人了,正好这时候有个同学在的房地产公司招聘创意总监,我说我去应聘试试吧。创意没施展出来倒是被迫做了销售。

当了一年房地产销售,我还拿了个销售冠军。老板说你挺好,给你升职去西安吧。我说别,差不多得了。

那时候我觉得已经洗涤一番了,也对自己有了清醒的认识。我其实还是离不开文艺这一行,别瞎折腾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我遇到了白眉哥。

导演陈畅工作照

05.我一直不是什么有梦想的人,未来要能跟邓超俞白眉拍一部电影那太牛了

2009年遇到俞白眉的时候,我已经做了一些话剧。

我跟他,包括跟后来超哥聊,最大的感受就是他们真的巨执着。

只要跟白眉哥在一块儿,聊的基本都是专业。不管我们俩出去喝酒还是卡拉OK,任何场合都聊得起来。卡拉OK你想,大家都在唱歌。我就想好不容易来唱首歌,他都能拉着我聊很久,对艺术巨执着。

我原来是三个月一取经,现在半年一取经。反正取一次经就够了,自己能用一年。

2009年我开始和俞白眉合作,做《分手大师》话剧。后来他开始跟邓超一起拍电影,我也慢慢地跟着去了他们公司,后来电视剧的项目就开始了。

橙子(橙子映像)是一个给予方向性的公司,不止是专业知识和资源方面的。那时候我还没做影视,他们就经常跟我聊影视制作之类的,每天耳濡目染,我觉得自己也应该试试。

我做影视经验不是很丰富,但从小就能说,现在也爱聊天。之前舞院靠腿,我就算里面最爱说的了。这种爱说话,到了影视行当里就是爱给演员说戏。

一直以来,我都不是什么有梦想的人,可能连舞蹈都是被逼的。

有时候不确定自己喜欢什么,只不过因为擅长一些事就被推到台前来。但是做着做着你会发现,你迈出的每一步,都是为后来积累经验。

所以现在,我反而觉得可以得给自己设立一个清晰目标,把想做的事都给做了。

比如我之前拍过一些偶像剧,现在播的甜宠,也拍过一些其它题材的剧,像《陪读妈妈》之类的。之后我也不会给自己设限,不介意任何题材,像我很喜欢的《我是余欢水》,我就想拍一部这样的剧出来。

我喜欢现实题材、带着喜剧感觉的,尤其是有些社会命题的,肯定是我未来一定会参与的作品。

毕竟喜剧元素也是我身上的基因,是过往经历赋予我的,我肯定不能丢掉。

关于大银幕,其实我有想过拍电影。

电影本身就是所有行业导演的一个梦想,一个向往。但电影强调的是严谨,强调的是每一个镜头、每一场戏、每一个演员的微表情都要做到位,但电视剧不太一样,电视剧是街头智慧

所以如果考虑电影项目,我肯定会谨慎。

毕竟今年不是30岁的人了,随便说个话不负责。现在的我肯定更加理智,会考虑更实际的操作。

当然如果未来能跟白眉、超哥一起合作一部电影,那太牛了。像超哥微博邀约要做我戏里男主角的事,即便是玩笑,但我当真了。

下回全体网民给我壮胆,我去约他!

在此之前,我会努力在他们身上汲取养分,多学点东西。

THE END
免责声明:本文由本站撰写发布,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。

评论:

站点留言:

凌吾资源网专注资源共享!
本站从2019年开始至今始终坚持免费搜集分享各种网络资源,现如今本站已发展形成网站源码、主题模板、经验教程、影视资源等各个领域的资源!
  • 文章4645
  • 评论42
  • 微语3

最新微语:

  • 人都有以第一印象定好坏的习惯,认为一个人好时,就会爱屋及乌,认...
    2020-05-19 12:29 更多
  • 人生多一份挫折,就多一份人生的感悟;人生多一次跌打,就多一条抗...
    2020-04-20 06:17 更多
  • 凌吾资源网用心打造最好的资源平台
    2020-04-20 02:41 更多